[转贴]与身心的负面能量共处

楼主
[转贴]与身心的负面能量共处
[size=3]
[转贴]与身心的负面能量共处
[url=http://gzdaily.dayoo.com/html/2008-11/01/content_362759.htm###][/url]
[url=http://www.dayoo.com/]大洋新闻[/url]
 时间: 2008-11-01 来源: 广州日报 作者: 武志红
[img]http://gzdaily.dayoo.com/res/1/1/2008-11/01/B21/res01_attpic_brief.jpg[/img]
焦虑常是因为我们想逃避身体不舒服的感受或负面情绪。
[img]http://gzdaily.dayoo.com/res/1/1/2008-11/01/B21/res03_attpic_brief.jpg[/img]
自从丧偶后,这位老人无论穿多少衣服还是觉得冷,因为衣服防御不了心冷。
[img]http://gzdaily.dayoo.com/res/1/1/2008-11/01/B21/res05_attpic_brief.jpg[/img]
瑜伽可以促进我们和身体的沟通。
[img]http://gzdaily.dayoo.com/res/1/1/2008-11/01/B21/res07_attpic_brief.jpg[/img]
仅仅是深呼吸就可以创造一个保护空间。
  
  本版文字  武志红
  博客:blog.sina.com.cn/wuzii
  当你深深地扎根于你的体内时,成为你思维的观察者,你会很容易进入当下。不管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任何事情都不会动摇你。
  ——摘自埃克哈特·托利的著作《当下的力量》
  前天晚上,接到一个成都的朋友W的电话。
  她参与创办了一个心理志愿者团队,刚接到一个紧急任务,要去地震灾区一个县为上千名公务员做心理辅导。然而,她的团队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这令她很焦虑,她打电话来是希望我能帮她出一些主意。
  尽管从成都到广州隔了数千里的空间,但我的身体仍然能感受到她的焦虑,我的上呼吸道周围感觉到一种难受的紧。对她说了我这种感受后,我问她,你的身体有什么感觉?
  她回答说,她得了感冒,呼吸道被感染了,有炎症。对此,W有自己的理解,她说:“或许我太累了,但这种时候,我的意识拒绝休息,我好像在期待得病,最好还病得重一点,那样就可以没有愧疚地休息了。”
  感冒和呼吸道感染,显然就是在满足她内心深处的这种渴望了。不过,我们知道,最好不要让“病得重一点”这种事情发生。
  于是,我对她说,我感觉,你现在的注意力在外面,暂时主要在我身上,那么,试着把这个注意力收回去,放到你身体的不舒服的部位,只是去觉察这些部位的感受,不做任何分析和思考。
  W安静下来,开始觉察自己,约两分钟后,她在电话里说,她的身体在刚才出了很多汗,她现在感觉舒服多了。
  当遇到挑战的时候,我们很容易焦虑或难受,那时我们很容易将注意力放在外面,试图抓住一些什么东西,希望这些外在的资源能帮助自己去面对暂时似乎超出了自己应对能力的挑战。然而,我们越这样做,就越容易感觉到失控。
  这首先是因为,外面的资源,尤其是别人,是很难被我们掌控的,那个人不管我们多么信任,他仍然是我们难以预料难以控制的,这种不确定感会令自己更焦虑。
  不过,更主要的原因是,当我们努力向外面寻找答案时,我们通常是切断了与自己内在的联系,也就失去了自己的重心,令自己的心像浮萍一样处于飘忽状态,这时无论怎么做都是免除不了焦虑的。
  可以说,这时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先去和自己的内在取得连接,找到自己的重心,然后带着这种连接去考虑问题。这时,或许你还会做出和以前同样的选择,但因为有了和自己内在的连接,无论做什么选择都是踏实的。
  通常来说,和自己内在取得联系的最容易的一步,是首先和身体取得连接,而方法就是去觉察自己身体的反应。
  带着对问题的觉察去行动
  觉察自己的身体是非常简单,但也是非常神奇的方法。现在,在做咨询以及和一些朋友聊天时,我习惯性地使用这个办法,经常会出现一些神奇的事情。
  前不久,一个朋友和我谈他事业上的困惑,当谈到他即将面临的诸多选择时,我突然晕得厉害,尽管是很舒服地坐在沙发椅中,但我却好像要倒下去似的。
  我把这种晕说了出来,他说,他现在也是晕得厉害。我让他体会这种晕,不去抗拒也不去分析,而只是体会它。
  他体会了一会儿后说,现在好多了,而在这种体会中他有了一个很自然的发现,他有些原来不明确的自卑,这种自卑让他面临一些成功人士时会自惭形秽,而现在,他的事业有了诸多选择,但这些选择都建立在与某个领域的成功人士交往的基础上,这些选择同时出现在目前这一段时间内,令他有强烈的失控感,所以晕了起来。
  晕的感觉很不好,所以他要逃避这种失控感,而他逃避的办法就是,莫名其妙地不和这些各个领域的牛人打交道,而去选择一些比较一般的合作者。
  不用说,当他做这些选择时,他的事业就处于停滞不前甚至岌岌可危的悬崖边缘了。
  那么,该怎么做呢?
  办法很简单,我建议他,带着对这份自卑以及对这种晕的觉察,去面对这些牛人。
  在他看来,我也算是牛人,那么,带着这种觉察,再去面对我,会如何呢?他试着做了一下这个练习,很快这种晕的感觉没有了,而那种自卑尽管还在,但他不再觉得这是一个问题了。起码,他可以很自然又很镇定地面对我了。
  以前,我写过一篇文章《带着问题去积极生活》,如果用更精细的语言说,这篇文章的宗旨应该是“带着对问题的觉察去积极生活”。这不仅是一个大原则,更是一个时时刻刻可以使用的技术。可以说,在任何时刻,当我们感觉到失控、焦虑或痛苦时,都可以使用这个技术,去觉知自己的不舒服的身体反应和不舒服的情绪,带着这份觉知,而不是逃避这些不舒服的东西,再去面对问题时,自己就会镇定下来。并且,这时一些好的解决办法会自动从内心深处浮起,这些自然呈现的解决办法必然是创造性的,它远远胜于我们绞尽脑汁想出来的办法。
  德国哲人埃克哈特·托利在他的著作《当下的力量》和《新世界》中说到,思维永远是没有创造力的,因为思维总是在吃冷饭,是在从过去的经验寻找自己已经拥有过的解决问题的方法,而这很容易令自己对一些所谓的有效办法过于执著。
  用我自己的话说,就是,我们每个人都有一套面对问题的逻辑,当我们越是处于危机状态,我们对这套逻辑就越是执著。然而,这套逻辑总是从很有限的环境和经验中产生,当我们把这套逻辑使用在与以前的环境很不同的情景中时,就势必会遭遇挫折和失败。
  然而,当我们这时只是带着对内在的觉知沉浸在新环境中时,那些创造性的、全新的解决办法就会从心中浮起,作为一个副产品,我们对以前的逻辑的执著就会暂时被打破,我们的命运也就会在一定程度上得到改变。
  譬如,我这位朋友,他应对目前的危机时刻的办法是,不自觉地和牛人拉远关系,又不自觉地去和能力较差的人合作,这样他会舒服一些,过去30多年他一直是这样做的,于是,他的命运被注定了——尽管他很努力地去做事,但他的事业一直停留在某个层面上而不能有大的发展。
  以后,假若他能带着觉知去行动,他就可以和自己的自卑共处,同时可以和所谓的牛人们合作,而他的事业的格局也就可以预料有一个新的突破了。
  治不好的身冷或源自可怕的心冷
  对于觉知的保护作用,埃克哈特·托利称,觉知不仅可以保护我们的身体,也可以加强我们的精神力量,他写道:
  你对身体投入越多的觉知,你的免疫系统就会变得越强,好像每个细胞都被激活并欢跃一样。你的身体喜欢你的注意力,它同样也是一个很强的自我治疗体系。当你不进驻你的身体里时,大部分疾病就会乘虚而入。如果主人长期不在,各种角色将会入住。当你进驻你的身体时,一些不受欢迎的“客人”就会很难入侵。
  不仅你的身体免疫系统会得到加强,你的精神免疫系统也会得到提升。后者可保护你不受他人消极的心理——情绪力量的影响,这种消极力量是具有传染性的。关注身体并不是帮助你设立屏障,而是加强你的能量的振动频率,所以任何低频率振动的东西,比如害怕、愤怒、抑郁等,会完全在一个与你不同层次的现实之中。它们不会再进入你的意识领域。即使这种情况发生了,你也没有必要去拒绝它们,因为它们很快就会穿越你而消失。
  对于没有足够体会的人而言,托利这一段文字太神秘了。但假若我们回到本文最初的W例子上,就会明白这一道理并不玄虚。
  在这个例子中,W对自己的身体和情绪缺乏觉知,结果,她的身体患上了比较严重的感冒,而她的心理则陷入了严重的焦虑状态。假若这种状态继续持续下去,我可以推断,最多一年后她会出现更严重的身体疾病和更差的心理状态。其实,我最初在成都注意到她,一个重要原因是隐隐为她担忧,因我发现,她每天差不多把所有可能的时间都投入到了心理救灾中,而同时,她失去了与自己内在的连接。
  不过,当她仅仅花了两分钟去觉知自己的身体和情绪,好的转变就明显发生了,而假若她像M一样,能在多数焦灼的时刻去觉知自己的身体反应和情绪,那么她或许可以既保持自己目前的工作强度,同时又不必付出身体和心理的昂贵代价。
  以上的文字主要是假设,不过在我的咨询和生活中,现在已有相当多例子可以支持埃克哈特·托利的这一看似宏大的道理。
  昨天,和一个医生朋友聊天,他谈到了一个奇异的病例:一位50余岁的女士,今年初雪灾后得了一种奇怪的病,非常怕冷,要穿很多件衣服也不能御寒,同时又全身流汗,但测她的体温,并无任何异常。
  这个病例虽然奇特,但并不孤独,此前,我写过一篇文章《身体是心灵的镜子》,其中提到湖南娄底市的一个62岁的老人,也是极度怕冷,冬天要穿38件上衣和11条裤子,同时还要靠着火炉取暖,但还是冷。
  这个老人身体的冷,其实是心理的冷的体现。据报道,他是在妻子去世后才有了这一怪病的。这可以大致推测,挚爱的妻子离世后,他的心很冷,冷得他受不了,于是他逃避这种心理的冷,主动斩断了与这种内在痛苦的连接。这时,这种内在的冷就会通过外在的冷来表达。
  被父母抛弃,这是最可怕的心冷
  很巧的是,最近我也遇到了一个类似的案例,尽管没有上述两个案例那么夸张,但其中的逻辑应该是一致的。
  我这位来访者L也是怕冷。记得她第一次来的时候,天气有点热,我穿了短袖,咨询室里还开了空调,而她进来时,却是穿着一件长袖衬衫和毛衣。看到她这样子,我有些纳闷,但没急于问这是为什么,而是像和其他来访者一样很自然地谈话。谈着谈着,谈到了她的童年,很小的时候,她两次被父母送到别人家,第二次是被送到爸爸的朋友家,而且是父母想把她送给这个战友做养女的。她说,那个冬天,印象中她一直是很冷,要穿很多衣服,靠着火炉取暖,但还是冷,而外面总是飘雪。最后,她生了一场大病,整天哭得像个泪人,父亲的朋友没有办法了,又把她送回了她父母家。
  听她说这段经历时,我感觉到好冷。我知道,这是我的身体捕捉到了她的冷。带着这份觉知,我和她很充分地谈她这次童年的经历,尽可能地让她说出那些细节。这个过程中,她一直是泪如雨下。
  不过,随着表达的结束,我的身体的冷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很热。我说出了我这一感觉,而她则说,她现在热得厉害,很想把外面的毛衣脱下来。我说,不必急着去改变外在,先去体会内在的变化,然后再慢慢地改变自己的穿衣风格,最好是身体比较稳定地从冷中恢复过来后,再减少衣服的厚度。
  这是一个很经典的心理的冷转变成身体的冷的例子。对于一个小女孩来说,这种心冷实在太痛苦了,于是她在相当程度上斩断了与这种心冷的连接,但这种冷还是要表达,而身体的冷就是她心冷的外化。
  只要不重新和这种心冷取得连接,身体的冷就会一直持续下去。L长大以后,她后来再次遭遇过这种体验。
  那时,她的公司调动她的工作,将她从家乡调到了另外一个城市。也是冬天,也赶上了下雪,而她调到新城市后,她频繁得病,一开始是每天都在发烧和感冒,慢慢地变成了两个星期感冒一次,后来是一个月一次,最后用了几年的时间,她才好转起来。
  这次工作调动以及其时间和环境,和童年那次送人的经历,实在是太相像了,于是就像扳动了一个扳机一样,一下子唤起了她的身体和情绪对童年那次可怕经历的回忆,令她的身体和情绪都陷入到了严重的痛苦中。
  我想,娄底那位老人,以及那个50岁怕冷的女士,他们的故事可能和L很像,也是遭遇了“扳机事件”,于是一下子唤起了他们对曾经心冷的可怕回忆,而他们逃避这回忆,主动斩断与这种回忆的连接,最终导致了身体的奇异表达。
  假若他们能和L一样,在一个安全的环境下,充分去回忆并面对那些可怕的心冷,他们的这种身冷就可以化解。
  很有趣的是,在咨询中,我经常感觉到身体的冷与热的变化,但是,当我用手去碰触自己的身体时,我又发现,我的体温并没有什么变化,这只是一种感受而已。
  用简单的练习提升你的身体的觉知能力
  自从开始使用身体的感受捕捉来访者的信号后,有一段时间,我分明感觉,这比以前累了很多。
  不过,我本能上相信,这应该是一个暂时现象,随着我的觉知能力越来越强,这种累应该会逐渐减轻乃至消失。最近这一星期,我的确体会到了这一点。所以,不用惧怕在咨询室中使用身体的觉知,也不用惧怕在生活中用身体去觉知别人。毕竟,觉知从根本上是提供了一个空间,这个空间其实是将自己与那些貌似消极的能量拉开了一个距离,最终导致越有觉知能力,保护空间就越大。
  在此前的文章中,我提到了托利说的一个办法:保持一个舒服的姿势,然后从头到脚,或从脚到头,缓慢地、逐步地去体会一下自己身体每一部位的感受,只是去感受就可以了,不必分析,也不必想象,只有当有些部位,譬如一些脚趾,体会不到时,才想象一下。
  这一办法,我做了一个小小的升级,就是加进呼吸。没有做过类似练习的人,可以先从手指开始体会一下。先伸出你的一只手,把注意力转移到这只手上,然后呼吸,就好像你不是通过口鼻,而是通过手来呼吸似的。在这个练习中,你能很容易感受到一种能量在你手上的流动。
  接着,你可以更细化一下这个练习,把注意力放到你的一个手指,譬如大拇指上,先放松,然后呼吸,好像你是在通过这个大拇指呼吸一样。这一点也是很容易感受到的。
  接下来,你就可以做全身练习了。你可以从头到脚练,也可以从脚到头练,让注意力按照次序不断移动到身体的某一部位,同时呼吸,就好像你是通过这一部位呼吸。这一部位分得越细越好,不过一开始你可能很难感受到一些比较细的部位,那没关系,随着练习的增多,你的感受会越来越精细,并且会越来越清晰地感受到能量在这一精细部位的流动,它可能是一种麻痹感,也可能是一种热感,或者可能是其他一种感觉,总之你会清晰地体会到这一部位切实地属于你。
  一般而言,你可能只须做完一次完整的练习就会睡着。这时的休息效果很惊人,只须睡上几分钟就会有好像无限的精力恢复。如果你有失眠,这是一个很值得尝试的练习。
  但或许,你的身体的某一部位很不舒服。那么,你可以先让身体的其他部位放松,然后再将注意力集中在这一部位上,不断地做这一练习。即便你的经验很少,一般程度的不舒服都会在这种练习中得到化解。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练习,试试看,你或许会很快发现它的威力。不过,不要太看重这一练习的治疗效果,因为比它更重要是对身体更细致的觉知,这才是根本。
  觉知创造了一个自我保护空间
  带着觉知去行动,到底会有什么样的效果呢?最近一段时间中,最触动我的故事,来自于我的一个来访者M。
  M的问题是,她对依赖过于执著。差不多在任何场合,她都想扮演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形象,希望用这种方式让别人接纳她亲近她。然而,这种方式只对小部分人有效,而在多数时候,她的过于依赖的样子会引起一些人的反感甚至攻击,这会给她带来很大困扰。
  M非常渴望能改变她的依赖,但同时,和所有喜欢依赖的人一样,她对于部分放弃依赖并走向独立充满恐惧,担心自己一旦不依赖了就更没有人喜欢她接纳她了。
  可以说,M是我的来访者中问题比较重的,前两三次的咨询中,她的强烈的抑郁情绪甚至会把我催眠,让我控制不住地晕睡过去几秒钟。但是,当在咨询室中学会“带着对不舒服的身体反应和负性情绪的觉知去面对问题”并将这一办法应用到她的生活中后,她立即发生了一些很好的转变。
  一个小例子是,她去给公司的新员工培训。新员工早她半个小时到了课室,等她到了以后,他们问她,你不是说今天提前半个小时开课的吗?
  这时,她才记起自己是这样说过,但她完全忘记了这一点,所以还是按照旧的时间安排赶到了。
  那一刻,她慌了,本能性地想反问一句:“我有说过吗?我没有说过吗?”
  这样的话是她一旦做错事而被别人质疑时的通常反应,同时她还会表现得很茫然,好像根本不知情,甚至有点无辜,总之是用一个依赖的形象来换取别人的谅解。
  但这次,她立即想起了“觉知”,于是她立即静下来,试着去觉察自己的情绪和身体反应,接着,她将注意力保持到脚底,体会那种双脚踩在大地上的踏实的感觉,找到了这种感觉后,有一种力量从心中升起,这种力量让她第一次尝试简单而真诚的道歉。结果,当她做出了简单而真诚的道歉后,所有新员工都立即表达了对她的谅解。此前,她从未获得过这种谅解,每当她像一个无助的小女孩一样去祈求谅解时,都会有人表达对她的鄙夷。
  简单而真诚的道歉,是一个很简单的办法,对她而言,这就是一个创造性的解决问题的办法,她以前从未尝试过这种办法,但一旦开始了并尝试了它的力量后,她终于真正体会到,原来真的是有其他更好的办法的,她不必对依赖的办法那么执著。
  现在,她在很多时候都应用了“带着对问题的觉知去行动”这个技巧,学会了很多全然不同的解决问题的办法,例如在口头表达中,她发现,带着对自己内在的觉知去说话,原来是那么好的表达方式。对此,她在日记中写道:
  我把我真实的感受慢慢说出来,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出来,不用害怕自己的表达,不用害怕别人愿不愿意听。我发现,原来我会有很多的话想说,我也可以很善于聊天吹水,以前我总以为我的说话是很没有意思的,没有人愿意听我说话。
  我学习信任我的感觉,把它真实地表达出来,我相信我的表达真诚而细腻。现在,我已经在信任我的感觉的旅途中了。今天,我看到我真诚的话真的吸引了很多人听,我看到他们用一种很欣赏很友爱的眼神在听我说,好像我的讲话是最有趣的、最引人入胜的。这种感觉很好!
  或许,对于一个自信而独立的人而言,M的这些细节实在不是什么。但在我看来,对于过于依赖的M而言,这些细致入微的体会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它们就是M走向一个全新的自己的基石。
  在自我成长的路上,很多人期待着一些神奇的体会,期待着让改变从神奇开始,但在我的经验中,我发现,改变经常是从细节开始。当一些不同于以前的细节发生后,当我们有了一些新的细小的体会后,如若我们信任它,充分吸纳它带给我们的收获,并将这一收获扩展到生命中的其他领域,好的改变就会发生并逐渐巩固下来。
  M已经体会到这一变化,尽管在一些较大的挑战时刻,她会很难容纳较强烈的不舒服的身体反应和负面情绪,但一个又一个细小的改变让她充分品尝到了“带着对问题的觉知去行动”这一方法的好处,并在一天的日记中总结到:
  今天一直保持着一种觉知,这好像给了自己一个保护空间似的。尽管我话不多,也没有非常热情的样子,但是感觉我在自己的空间里,没有了以前那种受冷落、孤立无助、压抑的感觉了。在我想说话的时候我就说,别人说话时我就听,如果觉得有点慌就停下来进入我自己的空间里面,这就没了以前那种很想急着插话题、害怕被丢在一边很慌张的感觉。
  这是一段精彩绝伦的描绘,M发现了“觉知”的重要效果——“好像给了自己一个保护空间似的。”[/size]

*滋神沐灵苑* Page created in 0.0781 seconds width 3 queries.